我的2021

每到年底的时候总会徒增许多勇气来总结过去展望未来。但这个勇气的时长,多则一周,少则一两天,倾诉欲迅速消退之后就再也不想写了,2020年的年度总结大概就是这么耽搁了,到最后都变成了“那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也就作罢。今年的结绳记事总算是拾起来了,毕竟我还是需要这么一篇东西,让自己觉得这一年还没有白活。

疫情彻底改变了我对于时间的认知,这几年发生的事情时常叠在一起,让人疑心记忆出了差错。

张爱玲在《童言无忌》里嘲笑花费一辈子的时间瞪眼看自己的肚脐的作家,通篇都是“我我我”,还要引来别人来看。我大概也到了每年的“肚脐眼展览”时刻,但这一次希望对自己诚实,不预设读者,当作网络时代的日记本。

一月

跨年的时候依然选择了Texas Roadhouse,只不过今年选择了自取。新英格兰的夜晚总是格外地漫长,买回家的牛排已经冷掉,分量也缩水,但两个人坐在一起还是生出了相依为命的感觉了。

除此之外,完全记不起来一月发生了什么值得记录的事情。大概因为还笼罩在新冠疫情之中,迷雾还没有散去,虽然经历了2020年一整年的洗礼,但还是不敢闲逛也不敢出远门。因为疫情,研究所取消了每年一度的新年聚会;因为种种原因也没有滑雪。唯一的变化是头发终于长到了不得不修剪的地步,于是经同学介绍去了附近日本人的店面剪了个“锁骨发”。总之是非常乏善可陈的一个月,社交网络上没有留下任何记录,手机相册里也都是在家和小狗待在一起。

IMG_9519-min.jpeg

二月

翻照片发现二月伊始下了好几场大雪。有的雪晚上才开始下,睡前就积到了小腿肚的深度。其间带小狗去常去的空地去玩,草地和步道都已不见,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二月九号打到了疫苗,虽然在家工作,但钻了所在机构是医疗机构的空子,得以在疫苗全面铺开前预约到了优先级别的。身边的有几个朋友一月就打了,大多是莫德纳,反应普遍剧烈;真到了自己打的时候是轮到辉瑞的批次,除了胳膊酸痛竟然没有遇到一点副作用,不由感激自己的免疫系统。

二月赶上了国内的春节,过去两年都是去同学家蹭饭,今年只好自己张罗。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我们还是一大早就去超市采购食材,L负责掌勺,我负责包饺子。谁能想到在家坐享其成、从来不想学包饺子的我,竟然也折腾出了说得过去的成品。虽然饺子皮是现买的,饺子馅儿是用的改良的老饭骨方子,包法是从视频上现学的。L跟着王刚视频做了好几个硬菜。成品还是颇为不错的,烧了好几道菜:糯米丸子,梅菜扣肉,粉蒸肉,葱爆羊肉,盘龙茄子,玉米烙,我包的三鲜饺子,Trader Joe买的麻薯甜品。两个人从早忙到晚,一刻都不得停,终于在晚上九点多吃上了年夜饭。菜肴是很丰盛,但辛苦也是实打实的,两个人一致同意,明年不搞了……

IMG_0042-min.jpg

趁着农历新年给自己放了几个晚上的假期, 在家看了《光荣的愤怒》和《射雕英雄传之东成西就》,竟然还在村里看上了《刺杀小说家》。

三月

三月初打上了第二针疫苗,并解锁了“家里蹲一周年”的成就。

临近月底,终于按捺不住出门的心,决定和朋友相约在附近的自然湿地遛狗。没成想前一天下雨,路况本来就差,车底盘还低,于是在离目的地还有几步之遥时车卡到了泥坑里动弹不得,一查保险才发现当时图省事没有勾选道路救援一项,最后只好求助于拖车公司,损失了一小笔,并在人生经历上写下了“人生第一次拖车”这种没什么用的记录。

阴差阳错读了《失明症漫记》,书里是瘟疫,书外是疫情,互为对照,荒诞,绝望,肮脏,不忍卒读,觉得心情又差了许多。大概因为冬天太漫长了,前几个月都笼罩在绝望和苦楚的情绪里。

四月

春天来了,出行的心也蠢蠢欲动。前几年我是不理解为什么有人愿意一路自驾只为吃上一口饭。结果我们听闻州里新开了家中国超市,也心甘情愿地开了近一个小时车好去一探究竟。探店还是值得的,有先杀的活鱼和更新鲜的肉制品,感觉自己也成为了关心柴米油年的中年人。去探店的路上还带小狗去了附近的湖泊徒步,得,又提前演练了定期带小孩参加户外活动的中年生活。

天气好了心情也会变好。草在冒芽,风开始变暖,户外的时间也多了起来。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车程二十分钟的徒步都已经算是近的范畴。衰老的另一个标志就是怀旧,比如时隔多年我竟然又放起了风筝。不过我只负责放,L负责收线。

月底的时候对疫情又放松了一些。恋爱纪念日的时候一起开车去南边的小镇看海,顺带逛植物园。站在海边吹风,四月的风还是冷的。还逛了镇上的集市,没想到熙熙攘攘,我虽然骂骂咧咧着这么搞疫情真是没救了,但也很珍惜这久违的人气儿。两个人去当地出名的冰淇淋店打卡,因为带着狗不能坐在屋里,只好站在外面的停车场一边吸鼻子一边分食一杯甜腻冰凉的冰淇淋。一时间觉得恍惚,我竟然和眼前这个人就这么过了六年。

IMG_0824-min.JPG

四月的最后一天鸡飞狗跳,赶上了特刊的DDL投了文章,虽然只是共一,但终于是全情投入的一段经历,感觉自己的科研终于走上了正轨。

重拾对书影音的热情。印象深刻的是《大佛普拉斯》,心里堵堵的,寂寞躲过悲伤,人生无言的时刻越来越多。“人们可以登上月球,却永远无法探索人们内心的宇宙。”

终于看了几年前大火的《夜晚的潜水艇》,还好期待没有落空。非常老派的风格,像是聊斋志异,想象瑰丽,才意识到我几年曾在豆瓣上看过那篇红楼梦。每当这种时候,我就会再度怀疑自己学理的动机,不知道我就这样放弃了自己的写作天赋(如果有的话)走上了另一条道路,到底值不值得。

机缘巧合在Youtube上听了谢安琪2014年的《Kontinue》,政治色彩浓厚的粤语专辑,本身也很耐听,最喜欢的歌曲是《家明》,用了师太亦舒的男主名字,有很多不同的政治解读,但歌声还是很温柔的,“谁若碰到这个他/还望可将那美意带回家”。还是会叹息,为什么一切会走到这一步?

五月

天气又暖和了一些,胆子也大了些,于是时隔九个月又坐进了电影院。上一次还是2020年秋天看诺兰的《信号》(可惜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这一次是赵婷的《无依之地》。这片一举斩获今年奥斯卡的最佳故事片、最佳女主角和最佳导演,也因而在电影院得到了额外的排片机会。我从未在美国电影里真正共情,这一次却是例外。两个人从电影院出来时相顾无言,只能不断地叹息,夹杂着怅惘和迷茫。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要怎么样才算不枉度这一生?相比于《无依之地》,港版的翻译《浪迹天地》和台版翻译《游牧人生》显得更洒脱些。

五月中旬驱车一个多小时去了断颈山,以为只是稀松平常的徒步,结果穿着平底鞋汗流浃背地爬了座山。站在山顶俯瞰哈迪逊河,也慢慢学会从大自然中寻找慰藉。

小狗芝麻过了第二个生日。疫情之后我们对她的需求和依赖渐渐变多,狗真好啊,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你做什么, 都会给予你无条件的爱与信赖。

IMG_1406-min.JPG

然后Memorial Day小长假就来了。关在家里这么久,终于决定在2021年的第一个小长假自驾旅游,去鳕鱼角玩几天。第一天开车一路往东,结果赶上了几年不遇的狂风暴雨,海边吹风计划只好作罢,只好求助于在附近念书的朋友,结果他二话不说带着我们去了当地的海鲜市场买了活龙虾,几个人在家里鼓捣蒜蓉蒸龙虾不亦乐乎饱了口福。后来终于等到雨停,继续上路,开车经过普罗维登斯的时候,一瞬间以为自己回到了上海。在鳕鱼角的连续几天都在下雨,旅游的心情也大打折扣,毕竟谁都没有想到5月底的大风还是能让回到冬天。虽然体验并不算愉快,但这也毕竟是疫情之后实打实的第一次短途旅游,放风真好。

IMG_1378-min.jpg

IMG_1448-min.jpg

六月

月初YF和GL回国。他们是我研究生实验室的博士后的大学同学/学长,几年前定了学校之后经博士后介绍认识,几年过去他们算是我在这里为数不多的熟人。这一年里他们疲于带娃和找国内教职,师兄很快找到了c9的位置,师姐却因为莫名其妙的政策和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悬而未定,但也只能启程。感觉两个人的考量要比一个人多得多,选择也窄得多,哪怕是像他们这样势均力敌的情况,女生也通常称为牺牲和被歧视的那一方。也许过几年我也会面对这样无解的问题。

在家工作15个月后,终于重新回了研究所上了一天班。虽然还没有固定座位,只能预约使用临时的会议室。一整天都沉浸在新鲜感中,和遇到的人聊天交流近况,我才发现自己的“生活英语能力”已经严重退化。

宅家的生活就是继续发现“附近性”。在谷歌地图上发现隔壁镇有家公共游泳馆,虽然非本镇居民的价格翻倍,但是开车只要十几分钟,游泳馆还是室内的。我在去了一两次之后感觉还不错,于是头脑一热办了季卡,拉着L开始了泡澡生活。另一个附近性是玫瑰园,每年都听说花期又错过,今年终于如愿成行。玫瑰园面积不大,但“姹紫嫣红都开遍”。

IMG_1565-min.jpg

6月要结束的时候临时起意决定去露营。半路上还带着小狗还租了皮艇,在河上泛舟发呆,不远处的鸭子飞一样地在水上漂走了。营地在大山里,开车要两个多小时,条件比我想象中的好很多,有专人管理,洗手间也还算干净,相比于野营,更像是“换了个偏僻的地方住了一晚”。人生的第一次露营是超出预期的快乐,躺在椅子里感受了一点一点暗下去的黄昏,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和满天星的夜空,两人一狗偎在一起烤火烤鸡翅,惬意的山野生活。

IMG_1772-min.jpg

这个月实时追了两部剧,《机智的医生生活2》和《瑞克和莫蒂 第五季》,可惜体验都不是很好,两部剧的质量都低于预期,心有怨言却也还是老老实实追了下去,感觉自己被PUA了……

这个月的另一个副产品是开始思考未来的职业规划。我很清楚自己是拿了2021年Texas Medical Center Case Competition的第三名。起因是五月时意外申请到了学校的一个VC fellowship,让我时隔几年后再次起了毕业做咨询的想法,于是稍微研究了一下咨询行业,才发现我们这种村校一无所有,大部分学校都有自己的consulting club做咨询行业的培训和规划,在浏览了几封newsletter后意外发现了这个案例竞赛,竟然还组队成功了。感谢疫情,这些比赛都变成线上进行,我们组在经验丰富能说会道的印度高年级学生带领下竟然误打误撞拿了第三名。

顺带和前两年从学校毕业转行做数据科学的中国学生聊天,她倒是很诚恳,直言数据科学竞争越来越大,还不如直接转软件工程师,又分享了女性STEM PhD的优势。也许转码也是一条有钱又有前途的道路,但问题是,我能做到吗?我真的适合吗?

问题变成了:如果决定去工业界,我究竟适合做什么?咨询?转码?进药企做研发?

七月

月初去YY家吃了顿饭,她也要回国了,没有大文章加持的回国之路很艰难,又要考虑小孩和另一半在,最后好歹在科研院知道了职位,在实验室当小老板做完全陌生的方向。

独立日假期又去山里住了几日,这次的营地是离家很近的州立公园,各方面条件都很一般。但我们却经历了惊魂一刻:在附近结束徒步回到主干道的路上,在岔路口遇到了黑熊。黑熊足足有两三米高,发现对方时都吓破了胆:我们很害怕熊会扑上来撕咬,熊大概也没想到在这么人迹罕至的地方也能碰到人。正在不知所措时,没有拴绳的小狗居然不管不顾地咆哮着冲出去,把熊一直赶到了主干道旁的树林里才停下脚步。我们观察了一会儿,见黑熊半天没有动静,终于大着胆子迅速离开死胡同走向主干道;黑熊也并不着急,在暗处死死地盯着我们看,我们前脚穿过主干道,他后脚就从树林里跑了出来,穿过主干道后迅速穿过消失在另一侧的树林里。

IMG_1845-min.jpg◎ 谁能想到几十分钟之后我们就遇到了熊……

我继续在游泳池里扑腾,仗着大学游泳课学的蛙泳三脚猫功夫随便游游。L则是彻头彻尾的旱鸭子,跟着视频自学成才的雄心壮志在连续喝了一周多的消毒水后终于消失殆尽,老老实实去隔壁镇上游泳课,每天一小时,连续两周,除了周末从不间断。上完课我跟他一起去室内练习,两个菜鸟摸索着皮毛踩水、浮游、仰泳,竟然也很快乐。

IMG_1989-min.jpg

月底又开车去看海。从去年开始,我也学着从大海中获得慰藉。夏天的一大快乐就是什么都不做,晒着太阳感受暖烘烘的热意,吹着风眺望着海岸线。

这个月还做了一件复古的事情:看露天电影。今年开始关心周围生活,才发现各个小镇在夏天会组织各式各样的活动,像回到小时候。可惜露天电影的幕布像素并不高,还要忍受蚊虫的叮咬,下回还是得装备齐全再来。

IMG_2138-min.jpg◎ 看露天电影的路上

科研上值得一提的是在ISCB上给了海报展示。虽然是从报告落选成海报,但也算是事迹一桩。

八月

L的好朋友来访。她独自驾车从德克萨斯州一路往北开到我们这里,在我家住了一个多礼拜,又一路开回去,单程距离相当于北京到海口。虽然没有放假,手头也有事情要忙,但朋友来访的感觉还是很不一样。好几个晚上一不小心就聊到了深夜。空了很久的客卧终于派上了用场,芝麻非常喜欢这个客人,天天和人家挤在一起睡觉。我们带她去山里露营,和第一次一样的地点,但这次有了经验换了一个更好的营地。山里的时间总是过得格外慢,我们像是春游一样买了很多零食,顺便烤串烤红薯烤棉花糖,还买了冷烟火棒.在野外看到满天繁星不算稀奇,但适逢七夕,还看到了满天银河,难怪英文叫the milky way,原来真的是银白色的。

八月底带小狗去了两次pooch plunge。镇上的室外游泳池一转眼就到了关门的时节,不少泳池最后一天都会开放给小狗。十几条狗在泳池里扑腾追逐,颇有些下饺子的盛况。

八月的最后一个周末,开车去纽约法拉盛,斥巨资染了头发,让从未染过头发的我了了一桩心愿,长年黑长发的我好不容易换个造型,结果效果实在是一言难尽,偏青灰又发黄,过了好几周之后才觉得顺眼了些。

这个月去电影院看了《失控玩家》,又一步游戏照进电影的作品。也许游戏真的是媒介的未来……

夏天要结束了。

九月

生日适逢劳动节,有种美国为我放假的错觉。去了隔壁吃了海鲜喝了奶茶,又去普罗维登斯吃了印度菜订到了每日限量供应的水果挞,L还做了水煮鱼和糖醋小排。今年斥巨资买了投影仪作为生日礼物,只觉得相见恨晚,家里的一整面墙作为幕布再合适不过。

IMG_2568-min.jpg◎ 和小狗一起看《机智的医生生活2》

另一笔巨额消费竟然是办游泳卡。游泳竟然坚持了三个月,俩人一合计,决定办年卡。虽然游泳频率从夏天的隔天游降低到了一周一两次,但还是坚持下来了,以一种“多运动保持健康”的自欺欺人的心态。不禁感慨,终于有这么个运动能让我坚持这么久,也算是新发现。

生活逐渐走向正轨,这一个月突然看了很多电影。在当地的影院看了《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上映20周年的特别场,以“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态度终于追完了《机智医生生活2》和《瑞克和莫蒂 第五季》。意外收获是杜琪峰的《黑社会》,虽然是2005年的作品,却和几年前的国内政权更迭有着惊人的相似,一时不知道是寓言还是预言。

IMG_2665-min.jpg

忙了好几个月的文章修改终于接近尾声,四月份投的文章终于尘埃落定被录用。忙活了好几个月,我也从刚开始的热血沸腾变成了心烦意乱。我和博后的合作并不算愉快,其间生出了好几次龃龉,导师只说是合作关系,但师兄可能习惯了国内那套作风,让我随叫随到随时待命、下班时间也不停找人,实在是让人窒息,好像我资历浅就该给他干后。不可否认,博后师兄的执行力一流,老板派活说一不二指哪儿打哪儿,因而在文章的工作量确实很大,但投稿过程中的扯皮和脏活累活都落在了我的手上。投稿录用的喜悦并不足以冲淡这个过程中的枯燥。这几年对学术越来越幻灭,感觉不过是一群人的自我娱乐和自我催眠,但哪个行业不是这样呢?

十月

L在得知老板跳槽实验室年底关的惊天消息后开始疯狂加班,我也终于有机会做自己的课题,但工作上却陷入了倦怠期,心里只觉得厌倦。之前和别人合作还有向前走的动力,当一切都要由我一个人承担的时候,第一反应却是打退堂鼓,于是每天都在努力工作和躺着摸鱼之间横跳,心情起起伏伏。

唯一的亮色是临时起意花了一天时间开到北边赏秋。因为疫情,今年自驾的频率明显上升。天气并不算好,一路的风景还算美。在路上的时间多过驻足停留的时间,但回头看时,印象最深的却是两个人听着播客漫无目的地聊着天。

IMG_2909-min.jpg

朋友家的小狗来家里借宿几天,体验了“二孩”生活。感想有二:小型犬真是太烦人了,训练不好就会一直尖叫让人耳膜疼;独生子女和多个小孩对于分享和爱的理解还真是不同。其中有一天,邻居的狗和邻居的的邻居的狗又来后院落地窗找芝麻玩,三条狗在后院追逐打闹,邻居在后院烤火聊天。疫情之后时不时地会有这种小狗的“Happy hour”,三条狗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芝麻像小屁孩一样,跟在带着她一起玩的哥哥姐姐后面。

十一月

借着L过生日的机会去了当地新开的川湘菜馆。最近几个月做饭的动力严重不足,两个人下馆子的频率越来越高,游泳的频率却越来越低。

IMG_3332-min.jpg◎ 终于想起来拍游泳馆了

热情消退的还有科研。开了第二次学术委员会会议顺带做了工作汇报,感觉自己的科研毫无进展,心里明明是着急的,却还是没有什么动力做事。

仿佛是为了证明时间并没有虚掷,又在最后一刻去参加了Pittsburgh Innovation Case Competition,和五个亚裔女孩子组了队(大陆1+台湾2+香港1+韩国1)。没想到案例竟然和生物医药一点关系没有,是一个文理学校的线上教育的五年规划。我似乎是比上次更得心应手了些,没想到,这次的结果甚至更好:我们拔得头筹拿了第一。虽然参赛人数和五月份的相比不可,很多人又去参加了差不多同一时间举办的名声更响的宾大的比赛,但第一毕竟是第一,让人有种支棱起来的感觉,还是挺开心的。

参加了WCUB2021的线上会议,发现这一年里我有意无意地对未来的工作方向还是有了不少了解。和几个转行做数据科学的人聊了聊,又觉得如果不是非FANG不可的话机会还是有很多的,于是六月份的疑惑又浮现在了眼前。加上自己误打误撞进了PepsiCo 2021 Challenge的决赛还拿了第三名,数据科学这条路线好像又从水底浮了起来。

最快乐的时光是感恩节当天凌晨去看梁静茹演唱会。2019年李宗盛也来开过演唱会,也是两年前的感恩节凌晨,开票时我犹豫了一下,觉得时间不合适,又觉得囊中羞涩,于是安慰自己说总还有机会的,就错过了,没想到接下来就是疫情,世界大变样,一切天翻地覆。所以这次的演唱会我毫不犹豫。虽然去了现场才意识到,用音乐会形容可能更为恰当,场子并不大,观众也不怎么热情,演出只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还没听够就结束了。也是在为了演唱会温习歌曲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虽然算不上她的歌迷,但她的歌我竟然也差不多都听过。连两年发行新专辑《你好吗?你很好》时我也第一时间赶去了听,后来她错失金曲奖我还为之惋惜。梁静茹的声音是真的退化了很多,也许跟年纪有关也许疏于练习,总之大半场的时间她的声音都是闷闷的状态。但没有期待反而更容易满足,疫情之后歌手失去了现场演出的机会,唱歌的舞台少之又少。因为不知道下一次听演唱会是何年何时,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不可否认的是,她的歌唱的情感却是更扎实了,不知道这跟她的离婚到底有多少关系,也不知道这算好事还是坏事,但我听到泫然欲泣的转音时还是会叹息,她好不快乐,希望她快乐一点。

IMG_3360-min.jpg

IMG_3371-min.jpg

十二月

刚进入十二月我就去沃尔玛买了圣诞树,热情参与到一年一度的圣诞装饰活动中。说来奇怪,前几年里我总觉得阴历新年才是假期,但今年我头一回有了过节休假迎接新年的气氛。

IMG_3466-min.jpg

一件大事是住在隔壁的波兰邻居搬家了。在这里住了两年,并没有什么机会认识附近的住户。明明夏天时他们还在后院烤火,男主人还帮我们修过车子的挡泥板。很难讲我们有多亲密,但也大概能到acquaintance的地步,面对这样突然的告别还是会有点难过。我家小狗大概是最失落的一个,每天还是守在客厅的落地窗前朝向隔壁的后院方向趴着,希望她的大狗姐姐能出来玩,却不知道人家已经搬走了。

其间和两个前辈聊了聊职业规划,一个是今年从研究所跳槽去生物公司做生信分析的,一个是两年前博士毕业去了咨询公司的印度人。两位的聊天都很坦诚,知无不言。但越来越觉得,从工作中获得获得全部的人生成就和意义并不牢靠,还是要有自己的生活,但很多高薪工作又是以挤占私人空间和时间为代价的。大概我还是要弄明白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并愿意为之付出多少吧。

从感恩节之后整个十二月都笼罩在放假的气氛中玩,完全无心工作,终于捱到了期待已久的圣诞假期。我还算好时间提前两周去打了加强针。L先去圣路易斯开会,结束后和我还有另外两个研究生同学从美东各自飞到拉斯维加斯碰面,开始了拉斯维加斯-死亡谷-洛杉矶-圣地亚哥的西部之旅。

IMG_3635-min.jpg◎ 死亡谷国家公园

IMG_3640-min.jpg◎ 死亡谷国家公园

IMG_3665-min.jpg◎ 拉斯维加斯街景

IMG_3747-min.jpg◎ 盖蒂中心 Getty Center

IMG_3742-min.jpg◎ 梵高《鸢尾花》@ Getty Center

IMG_3854-min.jpg◎ 巴尔博亚公园Balboa Park @ 圣地亚哥

IMG_3922-min.jpg◎ 圣地亚哥的日落悬崖Sunset Cliffs

IMG_4068-min.jpg◎ 拉霍亚海滩La Jolla Shores Park的海狮

拉斯维加斯纸醉金迷,洛杉矶像加强版的堵车北京,路过的尔湾新城,圣地亚哥更像上海——在上海的几年我很少谈论这座城市,但在圣地亚哥时我却总忍不住用上海做对比。三个城市一个比一个干旱,却又一个比一个宜居。我本来以为自己已经适应了,但加州的生活实在是太便利了,吃喝玩乐一应俱全,感觉和国内大城市并没有什么差别,中餐厅的丰盛程度和性价比让我觉得加州油价也可以忍受。圣地亚哥更是一跃成为我西海岸的梦中城市。

在洛杉矶和圣地亚哥接待我们的是研究生同学Z。2019年的圣诞节他回国探亲顺带续签证,没想到赶上了新冠,又经历了各种波折,总之在国内足足待了一年半,今年秋天才终于返回美国继续学业。很不幸,他的主要导师在圣诞节前夕撒手人寰。在国内的这一年半也没闲着,一直在读研的学校做科研,因而有机会聊起一些记忆里的人和事情。虽然已经离开三年多了,但一聊起那些人和事情,我依然觉得脑子嗡嗡的,不愉快的回忆和压抑的情绪又浮现在眼前。但好在,我终于不用被困在那里,选择离开实在是我做过的为数不多的会称之为正确的决定。

与此同时新冠疫情卷土重来。旅途开始前新的变种奥密克戎登陆美国,抱着“来都来了”的态度,只有去拉斯维加斯的飞机上戴了N95,周围的人除了戴口罩一切如常,玩耍的那几天就戴的普通口罩,照常去看演出、照常下馆子。在洛杉矶的第二天就有了轻微感冒,还伴随着咳嗽、喉咙发干的症状,到圣地亚哥之后也没有缓解。回到家之后睡了一觉感觉好了许多,但还是流鼻涕。于是周日爬起来心惊胆战地预约起周围的核酸检测,结果网上预约都没有名额,周一去附近的walk-in碰运气也是爆满,好不容易在一家walk-in的预约到了第二天一早的检测。第二天去测,结果被告知因为假期,要三到五天才能出检测,又忐忑地过了好几天,看着美国确诊数字屡创新高,终于在12月的最后一天拿到了检测结果:阴性。总算舒了口气,反推出之前的症状都是水土不服和感冒的结果。但拿到结果之前,我已经意识到,新冠疫情到了这一步,我的心态也发生了非常微妙的变化。如果是阴性,说明自己放松警惕做了基本防护也可以平安无事;如果是阳性我也不意外,毕竟在人多的地方待了好几天,但比感冒还轻微的症状好像也可以接受。但也许真的确诊的话,心态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回来一周依然不想干活,索性在家里睡睡醒醒刷剧看书看完了《火线》。

十二月的最后一天又买了Texas Roadhouse,依然是自取。生活像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

于是2021年就这么过去了。

写在最后

盘点下来,我这一年似乎过得还不算赖。

每年年初的计划都是要写点什么,每一年都食言。希望今年自己能够做到,哪怕是流水账,也有存在的意义。

updatedupdated2022-01-032022-01-03